無標題文件

抗癌藝術家阿布專欄 – 時間的海
生命的寬廣,如同海洋般的遼闊。生命的際遇,更如海浪般的起伏。

原本以為順利開刀後的我,可以逐漸邁向康復之路,無奈些許的誤差,將我推向另一波的考驗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開刀還不滿24小時的我,人工髖關節就脫臼了兩次,第一次即時被醫生發現,馬上接了回去,第二次卻沒這麼樣的幸運。

被推回一般病房休息的我,護理師們先將我移位再幫我翻身,慌張疼痛又手忙腳亂的我,只能做無謂的抵抗,所謂無謂的抵抗即只能用力哭泣,無法拒絕,任憑他們將我移位與每三個小時一次的翻身,身上七十多公分的傷口在每一次的移動都像被狠狠撕裂著,但這些又是必經的過程,因此只能用「怒哭」來宣洩。

白天在一陣的兵荒馬亂、鬼哭狼嚎中結束,夜晚主治醫師下刀後來巡房,看了我的雙腳直覺不對勁,將它們一併攏,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的人工髖關節又脫臼了。醫師們決定在病房裡進行接回的工作,先是讓我睡去,再緊急call回還在醫院能處理的醫師。

「醒一醒喔,別睡了。」

我被這樣的聲音喚著,微微地張開眼睛,醫師們都已經不在病房裡,床沿邊只剩我的父母,醫師交代他們要把我叫醒,醒來後他們要我動一動腳,我說我動了,但右腳卻像靜止般一動也不動,隔天一早醫師們再次來到病房,看了我的狀況後,他們告訴我,現在只能開始「等待」。

是的,我的右腳那個時候開始,再也無法自己動了,醫生說,脫臼造成神經的二度傷害,未來可能會醒來,也許,會這樣一直沈睡。醫學上沒有臨床經驗,也沒有絕對的時間,只能等。我們也必須等,等一個奇蹟,等一個海闊天明。

雖然有大起大落的人生才叫人生,但這樣的風浪已經是颱風天的等級!在剛知道右腳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的那段時間,我像躺在一片汪洋上,沒有方向,海浪推我去哪,我就去哪,人們叫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

直到時間的海,吞噬完我當下所有不好的情緒,我才開始學著不要讓悲劇的殘影持續折磨著自己。

我開始學習放過自己,學習與這不方便的肢體和平共處,就像剛學步的嬰幼兒,一步一步重新開始。

我開始學著從床上靠著雙手與左腳的力量將自己移到輪椅上,我開始學著使用助行器去一步一步行走,走去盥洗、走去客廳用餐、訓練左腿的肌力,學著走出家門,學著適應這樣的姿態,在已經沒有辦法回頭的海面,再度向前用力划行。生命的寬廣,如同海洋般的遼闊。生命的際遇,更如海浪般的起伏。

原本以為順利開刀後的我,可以逐漸邁向康復之路,無奈些許的誤差,將我推向另一波的考驗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開刀還不滿24小時的我,人工髖關節就脫臼了兩次,第一次即時被醫生發現,馬上接了回去,第二次卻沒這麼樣的幸運。

被推回一般病房休息的我,護理師們先將我移位再幫我翻身,慌張疼痛又手忙腳亂的我,只能做無謂的抵抗,所謂無謂的抵抗即只能用力哭泣,無法拒絕,任憑他們將我移位與每三個小時一次的翻身,身上七十多公分的傷口在每一次的移動都像被狠狠撕裂著,但這些又是必經的過程,因此只能用「怒哭」來宣洩。

白天在一陣的兵荒馬亂、鬼哭狼嚎中結束,夜晚主治醫師下刀後來巡房,看了我的雙腳直覺不對勁,將它們一併攏,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的人工髖關節又脫臼了。醫師們決定在病房裡進行接回的工作,先是讓我睡去,再緊急call回還在醫院能處理的醫師。

「醒一醒喔,別睡了。」

我被這樣的聲音喚著,微微地張開眼睛,醫師們都已經不在病房裡,床沿邊只剩我的父母,醫師交代他們要把我叫醒,醒來後他們要我動一動腳,我說我動了,但右腳卻像靜止般一動也不動,隔天一早醫師們再次來到病房,看了我的狀況後,他們告訴我,現在只能開始「等待」。

是的,我的右腳那個時候開始,再也無法自己動了,醫生說,脫臼造成神經的二度傷害,未來可能會醒來,也許,會這樣一直沈睡。醫學上沒有臨床經驗,也沒有絕對的時間,只能等。我們也必須等,等一個奇蹟,等一個海闊天明。

雖然有大起大落的人生才叫人生,但這樣的風浪已經是颱風天的等級!在剛知道右腳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的那段時間,我像躺在一片汪洋上,沒有方向,海浪推我去哪,我就去哪,人們叫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

直到時間的海,吞噬完我當下所有不好的情緒,我才開始學著不要讓悲劇的殘影持續折磨著自己。

我開始學習放過自己,學習與這不方便的肢體和平共處,就像剛學步的嬰幼兒,一步一步重新開始。

我開始學著從床上靠著雙手與左腳的力量將自己移到輪椅上,我開始學著使用助行器去一步一步行走,走去盥洗、走去客廳用餐、訓練左腿的肌力,學著走出家門,學著適應這樣的姿態,在已經沒有辦法回頭的海面,再度向前用力划行。生命的寬廣,如同海洋般的遼闊。生命的際遇,更如海浪般的起伏。

原本以為順利開刀後的我,可以逐漸邁向康復之路,無奈些許的誤差,將我推向另一波的考驗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開刀還不滿24小時的我,人工髖關節就脫臼了兩次,第一次即時被醫生發現,馬上接了回去,第二次卻沒這麼樣的幸運。

被推回一般病房休息的我,護理師們先將我移位再幫我翻身,慌張疼痛又手忙腳亂的我,只能做無謂的抵抗,所謂無謂的抵抗即只能用力哭泣,無法拒絕,任憑他們將我移位與每三個小時一次的翻身,身上七十多公分的傷口在每一次的移動都像被狠狠撕裂著,但這些又是必經的過程,因此只能用「怒哭」來宣洩。

白天在一陣的兵荒馬亂、鬼哭狼嚎中結束,夜晚主治醫師下刀後來巡房,看了我的雙腳直覺不對勁,將它們一併攏,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的人工髖關節又脫臼了。醫師們決定在病房裡進行接回的工作,先是讓我睡去,再緊急call回還在醫院能處理的醫師。

「醒一醒喔,別睡了。」

我被這樣的聲音喚著,微微地張開眼睛,醫師們都已經不在病房裡,床沿邊只剩我的父母,醫師交代他們要把我叫醒,醒來後他們要我動一動腳,我說我動了,但右腳卻像靜止般一動也不動,隔天一早醫師們再次來到病房,看了我的狀況後,他們告訴我,現在只能開始「等待」。

是的,我的右腳那個時候開始,再也無法自己動了,醫生說,脫臼造成神經的二度傷害,未來可能會醒來,也許,會這樣一直沈睡。醫學上沒有臨床經驗,也沒有絕對的時間,只能等。我們也必須等,等一個奇蹟,等一個海闊天明。

雖然有大起大落的人生才叫人生,但這樣的風浪已經是颱風天的等級!在剛知道右腳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的那段時間,我像躺在一片汪洋上,沒有方向,海浪推我去哪,我就去哪,人們叫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

直到時間的海,吞噬完我當下所有不好的情緒,我才開始學著不要讓悲劇的殘影持續折磨著自己。

我開始學習放過自己,學習與這不方便的肢體和平共處,就像剛學步的嬰幼兒,一步一步重新開始。

我開始學著從床上靠著雙手與左腳的力量將自己移到輪椅上,我開始學著使用助行器去一步一步行走,走去盥洗、走去客廳用餐、訓練左腿的肌力,學著走出家門,學著適應這樣的姿態,在已經沒有辦法回頭的海面,再度向前用力划行。






免付費電話諮詢:0800-067-167
全台直營‧一家購買全國服務‧歡迎來店免費諮詢

無標題文件

台北忠孝店:
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96-2號3F
(忠孝復興捷運站東區地下街15號出口)

台北忠孝二店:
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69-4號5F
(忠孝復興站東區地下街14號出口哨子麵巷內進入)

台北市府店:
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53號
(市政府捷運站4號出口)

台北士林店:
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段604號2~3F
(士林捷運站1號出口)

台北石牌店:
台北市北投區石牌路二段95號2F
(燦坤隔壁)

台北榮總店:
台北市北投區振興街1號
(石牌路二段交叉口)

新北新莊店:
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240號1F
(麥當勞旁)

新北板橋店:
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305號2F
(新埔捷運站1號出口)

桃園旗艦店:
桃園市中正路
457號(近桃園夜市)

新竹旗艦店:
新竹市中華路二段284號1~4F
(東門街交叉口)

台中旗艦店:
台中市西區精誠路9號
(精誠四街交叉口)

彰化員林店:
彰化縣員林鎮中山路二段76號
(彰化客運舊址對面)

彰化彰基店:
彰化市旭光路259號1F
(彰化基督教醫院對面)

台南旗艦店:
台南市中西區中山路9號1~5F
(民生綠園圓環邊)

高雄旗艦店:
高雄市苓雅區中正二路70號1~5F
(文化中心捷運站4號出口)

羅東旗艦店:
宜蘭縣羅東鎮公正路292號
(純精路三段交叉口)



 

無標題文件